西安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31个省区市缴获假冒伪劣药品2亿片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7:05:01 编辑:笔名

31个省区市缴获假冒伪劣药品2亿片

话。对方问她,是否愿卖这种性药,她便开始做假性药生意。她从未见过供货者,只知道供货者是一个年轻小伙儿,叫“小甘”。

“小甘”真名叫甘海秋,33岁,他是陈氏三姐妹的上线供货者。8月1日,在浙江天台县看守所见到甘海秋。

甘海秋说,他做过几年服装厂烫衣工,2007年踏入制售假性药这一行。“我(原)女朋友的哥哥打让我过去帮忙,一个月1800元。”甘海秋说,在这个生产假“伟哥”的地下工厂里,他干了4年,从未见到任何执法人员查过。

见这一行能赚钱且“环境宽松”,甘海秋准备单干。他说,工作时,他悄悄记下一个“西地那非”原材料销售者的,后来成为他的材料供应者,进货两三次,但从未谋面。对方反侦察意识很强,频繁更换号码和发货地址。

甘海秋还记下一些成品的销售客户陈冠英和易强。他说,陈冠英那时已在销售假性药。后来,陈冠英、易强成为他三个客户之一。陈冠英占供货量的40%,最多时一天要一两万板。

据浙江警方调查,2010年12月,与甘海秋合伙的还有3个人,他们将第一个地下假性药厂设在天台县白鹤镇,在城郊接合部一幢一两百平米的民房里。

甘海秋说,地下药厂投资在50万左右,他们四人均摊。合伙人中,一个是他女友的另一个哥哥,一个是他曾工作过的假药厂工友。他们分工明确,他负责进货和销售。

甘海秋说,他女友的哥哥管技术。这名能掌握他人生死的“技术总监”对做药技术懂得并不多,略懂机器维修,衡量标准是比小甘多懂一些。

“三四个工人,一个月平均干十来天,能生产16万板,一年大约200万板。”甘海秋说,每板4片,以六毛或六毛五的价格批发给陈冠英,他的获利空间为40%至50%。

据浙江警方调查,甘海秋在天台县的地下药厂,在一年零四个月,共生产1600万粒假“伟哥”,涉案金额市值16亿元。到警方收时,查扣的假“伟哥”为45万粒。

甘海秋说,他每年获利30万元左右。最初,生产假药时,他认为“生产的是保健品,不是药,不违法”,他自称曾服用过自产假“伟哥”,好像“吃不死人”。不过,他也知道早晚会出问题,“不想干了”。

上交易查出“上线”

易强是陈冠英的妹夫,此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。7月,警方在他广州的家中查扣了大量假性药。他手中的部分假性药,通常是卖给几名常客。这些人通过注册店招徕订单,假性药加价后进入下一个销售商。

22岁的易贵梧是易强的堂兄弟,辽宁人。2010年,他经易强邀请,放弃了一天3元钱的电气焊学徒工作,南下广州,做易强的送货工。

7月30日,身在看守所中的易贵梧眼圈湿润,他说,起初并不知道送的什么货,后来知道是“假性药”,但并未退出,绿色药片为V片(伟哥),黄色药片为C片(西力士)。

易贵梧称,最多时,他从物流站接了13箱货,箱子上有他的。货是从客运的大巴车上接到的,他不知道货从那儿来,发货人是谁。最多一天,能送上万板。

除了易强的“档口”之外,易贵梧还要往来于3处市内民房,那里是他住宿、配送、储存假性药的仓库。

一姓欧阳的男子是易强常客,也是易贵梧的接货人。

广东省公安厅一负责人称,接群众举报,警方发现,欧阳在一家互联上的店以极低价格大笔交易,警方判定他掌握货源。

顺着该线索,广东警方找到陈氏三姐妹和她们的档口。

据警方调查,该假药销售络涉及山东、浙江、黑龙江等7个省。随着警方调查,假性药的上线也浮出水面。

假药或致心梗、猝死

易强也不满足于销售,他们想开地下药厂。合作者也自称从未谋过面的甘海秋。

据浙江警方调查,今年6月,甘海秋在江西上饶租下厂房、购买设备,准备生产假“伟哥粉”时,窝点被警方端掉。甘海秋说,这是他和易强要合作的厂子。

在警方查扣的物品中,有很多装有假性药的塑料药瓶,包装精致。一色的外文标志,让人难辨端倪。这些药瓶的商标、包装纸、防伪码一应俱全,甚至连药片上的数字,也镂刻得十分清晰、深浅均匀。

一瓶30粒装的假“伟哥”,通过二维码扫描,这瓶药片被瞬间锁定为一家淘宝店在出售,每瓶售价高达4090元。

“把手伸进去原粉,手没感觉的700元,手辣的1200元”。据一名办案民警称,地下假性药作坊购买西地那非原粉时,每公斤的交易价格从六七百元到几千元不等,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原粉的纯度,自然无法掌握剂量。

据浙江警方称,一位男子一天找到衢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。他自称在一家性保健品店,买了一种类似“伟哥”的药品,但效果“好得过了头”,他怀疑吃了假药。由此也牵出了一个大案。

浙江衢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纪检书记王明弟称,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药品属于处方药,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使用。“西地那非”有扩张血管的作用,但对一些冠心病、高血压和年纪偏大的人,可能导致心梗、心脏休克甚至猝死。如与一些含人参的保健品配合使用,危险性也大增。

广东警方称,这些仿真度很高的假性药最终被卖出百余元,相当于真“伟哥”的价钱。这些假药流入国内正规药店、医院,随着警方的调查将被逐渐查清。

遍及多省的“地下工厂”

随着浙江警方调查的推进,一个假性药络浮出水面,发现制售假药的络涉及16个省份。公安部划分了山东、江苏、广东、河南、浙江共5个参战地,前四省均查到有地下工厂。

按线索,办案人员来到河南郑州郊区路边的一住宅区内,嫌疑人王志明的地下假性药厂位于此。

浙江衢州柯山分局副局长程水明参与了抓捕。他看到,这是一个只有3间民宅的院落,是制作假药的地方。

“机器成本连2000都不到。”程水明说。据办案警员称,这些地下作坊里的设备,很多是加工食品或饲料的机器。至于“西地那非”的均匀程度,要看搅拌机出力多少。

这些机器更像是做面食的机器。作坊主不光拿它做假药,遇到饭点,他们还会拿这机器制作一些面条类的面食。在这个面、药两用的机器下,“USA”、“一粒神”这样的药品不断产出。

在山东德州的一家假性药作坊里,有3台陈旧的小机器,除了嫌疑人之外,他们雇了一名工人。据警方描述,端掉这个窝点时,“强肾宝”、“植物伟哥”等假药“装了三大卡车,用了两天时间才清点完毕”。

这个地下作坊的出现,源于衢州一家“情趣365”性保健用品店。警方调查发现,开店的是一对80后的夫妻,夫妇以实体店为掩护,利用店和物流快递手段,销售假性药。同时,还载着这些假药到附近县市送货。

这对夫妻经营假性药的一个渠道是,参加性产品交易会,原料商、产假、售假者相互递张名片等。

按照广州、浙江两地警方说法,这些假药犯罪嫌疑人,将以假冒注册商标或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等罪名被移送起诉。

衢州经侦警员称,很多假药供货商和生产商,资金往来十分谨慎,基本是交货后,由物流代收资金。这给侦查带来一定的难度。

一名参与打击假药的警方人士称,不排除一些地方存在行政不作为,甚至是沦为假性药保护伞的问题。

上述警方人士称,从目前治理的情况看,假性药产业链可能仅仅是揭开了“冰山一角”。


小程序微信分销系统
微信秒杀小程序
分销小程序系统